[Skip to Content]
logo Chinese Logo

The Best Education Is the Simplest

The Best Education Is the Simplest

The Best Education Is the Simplest

Difficulty: Intermediate and Advanced Level

  1. 给孩子一面涂鸦墙

    一个缺少尝试、不犯错误的童年是恐怖的, 它并非意味着这个孩子未来活得更正确、更好。也许恰恰相反,由于没有童年探索的铺垫,他的认知基础反而很薄,在未来的生活中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力气去辨识世界、适应生活;很有可能一生都活在刻板、无趣和谨小慎微中,甚至是自暴自弃的堕落中。

  2. 儿时不竞争,长大才胜出

    童年的任务不是 向外延展,而是向内积累。一个人内在力量强大,才能很好地把控自己,未来才有可能处理好自己和世界的关系, 在人生事务中获得主动权 – 这才是培养竞争力的正常顺序和逻辑。

  3. 习惯的对立面也是习惯

    儿童的“马虎”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现象,是学习/生活中最不值得一提的小问题,是他们走向精细必不可少的提示。成年人如果不曾忘记自己也曾幼小过,就不应该忘记自己也曾马虎过,回头想想自己的成长,到底是严苛的责难让我们立即变得细致,还是宽容和时间帮助我们慢慢完善?

  4. 如何让孩子学业和游戏双兼顾

    相比“控制”,纵容是更理想的家庭成员相处模式。爱的最高境界是“不打扰”,它比不停地给予更让人幸福。

    玩耍是儿童最重要的学习途径之一,儿童首先是在玩耍中去认识、模仿和体验各种常识的。剥夺玩耍,不仅是剥夺儿童童年的快乐,更是在剥夺他们有效的学习方式。

  5. 规矩太多,难成方圆

    童年是一段特殊的时光,每个儿童都是一个纯美的原生态世界,具有谜一样的潜能和无数的发展可能,教育的任务就是要开发这种潜能,并努力保护个人的幸福感。

    压力和惧怕不可能变成儿童内在的需求,“听话”或“懂规矩”不够是一种假象,背后是孩子心理功能的失调,所以经历就不能转化为经验,却会根本性地损坏儿童的心理健康。

人们常说“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”,但在儿童教育中,则是“规矩太多,难成方圆”。童年是一段特殊的时光,每个儿童都是一个纯美的原生态世界,具有谜一样的潜能和无数的发展可能,教育的任务就是要开发这种潜能,并努力保护个人的幸福感。幸福感是生命最大的营养品,“孩子和成年人之所以幸福,完全在于他们能够运用他们的自由”。所以无论从潜能的挖掘还是幸福感的扩充,童年的首要任务不是“学规矩”,而是发展自由意志,这要求家庭生活必须减少约束。

一个孩子,如果他最初接触的世界不能让他轻松自在,而是小心谨慎,就是被抛入一场能量消耗战中。天性要他扩展自我,探究世界,环境又处处约束和限制,让他小心谨慎。他既本能地想听从内心的召唤,又要被动地迎合别人的要求,这令幼小的孩子疲于招架,不知所措,成长正能量被无端消耗,心理秩序被扰乱,严重的甚至会无法完成自我成长。

……

有位家长跟我说,她花高价把孩子送进一所蒙台梭利幼儿园,可是没过多久,孩子就哭着不肯去了。后来她了解了一下,发现这个幼儿园有相当多的规则,如:不能在教室里大声说话,孩子们不小心稍大声一点,老师马上会说这样打扰到别人,不礼貌。小朋友玩的时候,偶尔互相做一下踢打的动作,非常开心,乐得哈哈大笑,老师马上制止说这样不文明。如果小朋友回答老师问话时语气不够好,老师不满意,就会让孩子重说,说好几遍,直到老师满意为止。如果孩子之间发生一些小的碰撞,老师会教孩子们说:请你不要碰到我的身体。一个孩子帮了另一个孩子一点点忙,如果对方没说谢谢,老师会把两个孩子叫到一起,要求被帮的孩子一定要谢谢,等等诸如此类的事,弄得孩子们整天小心谨慎,且一个个变得斤斤计较。尤其幼儿园使用所谓的蒙氏教具来上课,在规定的时间大家做规定的事情,孩子们如果做得不好或不愿做,老师就会给予批评,然后耐心地一直陪孩子做下去,直到孩子做好为止。老师们都是善良的,很卖力,很累。孩子们却不快乐,每天早上幼儿园门口一片哭声。

“蒙台梭利”近年在中国幼教界是个时髦词,不知道现在全国有多少家幼儿园在用这个旗号。蒙台梭利教育思想的核心是“给孩子自由”,她发明的教具,只是一些外化手段,是辅助性的工具,只有当它们被恰当地运用,才能体现她的思想。而现在很多挂着她的大名的幼儿园,只借用了她的教具,却把这些教具使用到她思想的反面。

弗洛姆说过:“在一切爱的关系中,自由最重要。”这句话适用于亲子关系、夫妻关系、婆媳关系、恋人关系等。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可以看到,几乎所有良好的关系都没有太多的教条和琐碎的管制,都是在亲切的相处中为对方留下自主的空间,允许对方按他自己的愿望去做事,允许他做得不够好而较少苛刻。“只有品格高尚的人,才能够对彼此的品行感觉到一种完全的信赖。这种信赖是他们能够在任何时候放心地相信,相信彼此不会冒犯。恶行总是反复无常的,唯有美德是恒常有规则、守纪律的。”

“规矩太多,不成方圆”要求我们在生活中力求做减法,而不是做加法。但做减法总是比做加法难做。吃得少比吃得多难,小富即安比贪财爱利难,低调自谦比张扬炫耀难。教育孩子,说得少比说得多难,放手比管制难……总的来说,做加法需要能力,做减法需要智慧。处处以“规矩”来制约孩子,表面上很辛苦,实际上这比处处对孩子放手容易得多。谁不知道一个规矩的孩子确实比一个不规矩的孩子更容易管理,更令家长轻松且有安全感?

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在一百年前写的一首打油诗,字面浅显,内容却非常丰富,“生来不自由,生来要自由,谁是真革命?首推小朋友。”最近看到诗人海桑的一首诗,《一个小小孩》,犹如对陶先生诗的补充和延伸,引用作为本文的结尾。

一个小小孩,如果他干干净净
衣帽整齐,如果他规规矩矩
这可并非一件多好的事
如果他一开口
便是叔叔好阿姨好再见再见你好
如果他四岁就能让梨
这又有什么意义

一个小小孩,应该是满地乱滚
满街疯跑,脸和小手都脏兮兮的
还应该有点坏,有点不听话
他应该长时间玩着毫无目的的游戏
他是一只自私、可爱又残酷的小动物
他来到世上,是为了教育我们
让我们得以再一次生长
而不是朽坏下去

① (法)卢梭,《爱弥儿》,李平沤译,人民教育出版社,2001年5月第2版,79页。

② (英)亚当·斯密,《道德情操论》,谢宗林译,中央编译出版社,2010年4月第1版,283页。